本篇文章轉貼自【Marco Corleone的網誌】




NI上班的時候,為了要找時間運動,我每天都從中和騎YUKON到敦化南路上班。偶而,騎經過西藏路的時候,會看到一位老爺爺騎著一輛大三輪車,車子上頭放著好多狗籠,跟許多隻狗。


吃飽了的狗兒,在籠子裡睡覺;頑皮的狗兒,則在一旁繞著老爺爺玩耍。曾經好幾次,趕著上班的我,與老爺爺擦身而過,沒能談到話……。我想要問說:「您的妻兒在哪裡呢?孫兒呢?」。身材乾瘦的老爺爺,您一個人騎的動這台三輪車嗎?上頭還有好多隻狗狗耶!






直到今天,我去了和平東路辦事,我又看到老爺爺了!也才終於,有與他交談的機會。






在這疊床架屋的三輪車上,是他們生活的全部,也是他們的家。





原來,老爺爺名叫黃明中,是位退役軍官。當年跟國民黨軍政府來到台灣,黃爺爺剿過匪、打過八二三。當年的英勇,沒能讓他在台北有個溫暖的落腳處……。平時,他帶狗狗到青年公園,入夜10點後,他才能到龍山寺公園後的三水街去找個地方休息。天明了,沒有下雨了,他才能騎著腳踏車載著這些狗狗出來散散步……
         就這樣,三水街、青年公園和西藏路,是這位退役軍官生活的全部……。每個月靠著政府的一萬六千元,養活他與這一車的一家老小。





問了老爺爺,怎麼會有這麼多隻狗呢?他告訴我:「都是流浪狗啊!他們很可憐的,沒有人照顧。」老爺爺說還有些是別人抓來給他的。老爺爺都已經夠辛苦了!一萬六,在台北怎麼生活下去啊?更何況,還要養這一車老小,怎麼會有人,再把狗丟給老爺爺呢?無論這些人是出飼料錢,抑或是罐頭錢,在在都是增加老先生的負擔啊!

 
         這些問題,或許也不是,這些人的錯!
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,我深深的認為,這不是動保法就可以解決的,還需要動物警察(警政署)、政府(農委會)與衛生醫療組織(各大專院校的獸醫學院)和民間機構(動保團體)合辦的動物醫院,一起來建構一個動物醫療機構。這樣,才能進一步解決這些問題。





跟黃爺爺簡短的談話裡,整個西藏路就像這樣的車水馬龍,車子就這樣在身邊呼嘯而過!老先生就樣載著一車的狗狗,在川流不息的馬路上過生活。





有人說,如果一個人會虐待小動物,經由這樣的行為,進而讓自己得到快感;那麼,我們不敢去想像,這樣的人會對他週遭的人做出什麼樣的事情來……


老先生說:「狗狗很好啊,他們就是我的家人!」










我爸曾無意的說:「你喔,對任何事都沒耐性,只有對狗有耐性而已。」其實,讀小學時,我也被狗咬過;來台北念大學,住員山路時,也被養在頂樓的野狗從我肚子狠狠地咬了一口!只是,我真的很喜歡小動物,舉凡什麼狗啦、貓啦、小白兔、烏龜、魚、鳥等等……(但是我很怕老鼠!)



真不趕去想,老先生這一家人是怎麼度過強颱科羅莎的……










但是,跟老爺爺愛狗的心比起來,我只是個很渺小、很軟弱的人!我每天汲汲營營地在台北縣、市跑補習班打工;回到家又抱起書本,為明年的研究所考試努力,念到打瞌睡。只有在睡前才跟古駒、小尨玩一下……。心裡總是很不負責地想,還好有古駒陪著小尨,看來我真是個不及格的爸爸!同學都說,少緯很愛狗狗,都幫流浪狗找主人,很有愛心!甚至,心宜加我無名好友也寫著﹤少緯,一樣愛狗。﹥可是,有誰知道?我只敢撿有血統的名犬,一般的野狗,我連看都不敢多看一眼!深怕,狗兒看出我眼中的無能為力……




所以,我要在這裡大聲的告訴自己,我每個月要捐一包20公斤的狗飼料給黃爺爺。然後,我也要請託大家,如果您有經過西藏路或青年公園時,您有看到黃爺爺,請跟他聊聊天,說說話!如果您在某一天,算算剛好這個月身上有閒錢的話,請送包飼料或是狗罐頭(一罐,兩罐都可以,真的!)給老先生,讓我們大家一起幫幫黃爺爺。

創作者介紹

迷妹日常

Maggie 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